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新聞資訊 > 正文

空間站出艙活動首任女指揮吳昊:“讓全國人民看到航天人最棒一刻”

時間:2021-11-09 10:29 來源:上觀新聞

7.jpg

11月7日,在空間站關鍵技術驗證階段的第三次出艙活動直播畫面中,有個身穿藍色試驗大褂、扎著馬尾辮、戴著金框圓眼鏡的女性頻頻出現在鏡頭里,她的聲音穿越天地,指引著400公里高度之上的神舟十三號乘組在太空中的操作——

“神舟十三號,機械臂即將轉移,請確認安全帶與艙體無連接。完畢!”只見她緊盯監控畫面,密切關注在軌航天員的操作,指令有條不紊,聲音沉著冷靜。她是本次出艙活動專項指揮吳昊,也是空間站出艙活動首任女指揮。

載人飛行任務中航天員系統的代號是“曙光”。隨著載人航天事業邁入空間站階段,“曙光”的職能也得到拓展,航天員出艙活動專項指揮應運而生。

由于空間站階段出艙活動任務復雜性和難度都很高,于是,一個跨系統、跨部門組成的出艙活動支持小組成立。該小組覆蓋了航天員系統、空間站系統和測控系統,由航天員系統總設計師黃偉芬任組長,給航天員在出艙活動過程中提供支持,并提出決策意見,由支持小組中的一名航天員教員擔任出艙活動專項指揮——代號“曙光”,沿用航天員系統的代號。

如果把出艙活動比作一場戰役,“曙光”身后的出艙活動支持小組相當于指揮部,而“曙光”則是引導航天員沖鋒作戰的指揮員。對于在軌航天員來說,“曙光”意味著航天員系統崗位人員在幕后的全力支持。當航天員準備執行出艙任務時,從核心艙進入節點艙并關上兩艙之間的雙向承壓艙門開始,直到出艙活動任務完成返回核心艙并關上兩艙之間的雙向承壓艙門結束,在這期間由“曙光”全程指揮實施。吳昊深知責任重大,做好了充分的準備。

作為遙控指揮的“曙光”,與出艙航天員之間天地一心、默契配合是出艙順利實施的重要基礎。在擔任出艙活動訓練主教員兩年多的時間里,吳昊在低壓艙、模擬失重訓練水槽、出艙活動程序訓練模擬器和虛擬現實模擬器等多個出艙活動訓練現場,組織航天員進行了上百次的訓練。她參與設計出艙活動訓練的每個環節,不僅熟悉整個流程,對空間站平臺設備、艙外服等各系統的操作和處置情況都爛熟于心。

在此次出艙任務中,吳昊和出艙活動支持小組相關人員對任務當天的流程和對應測控區進行了反復核對,明確到每步操作和相應指令。經過長時間大量的地面訓練,吳昊與航天員們并肩戰斗,從交互口令到每個動作之間的交互,甚至對彼此的脾氣秉性摸得一清二楚,為此次出艙活動的圓滿完成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悟性高、能吃苦”是同事對吳昊的評價,從7年前擔任航天員教員開始,這份沉甸甸的責任就激勵著她一次次面對挑戰。吳昊畢業于北京大學電子信息科學與技術專業,航天員選拔訓練室飛船專業技術組的工作對她來說是個陌生領域??刹坏揭荒甑臅r間,吳昊就成長為飛船飛行程序訓練主教員。

為了盡快掌握技術狀態,在飛船飛行程序訓練中同時兼任輔助教員崗、記錄崗和技術安全崗的吳昊每天都泡在飛船模擬器上——上午進行航天員訓練,下午摸索飛行程序,晚上學習相關資料。5個飛行階段100多項重要操作、60余個故障處置預案和4類應急程序,她全部了然于胸。

2019年,由于空間站任務需要,室領導希望吳昊能加入出艙活動訓練組。這意味著,她又得從零起步。有人勸她說,出艙活動訓練風險高強度大,不適合女教員?!爸灰M織需要,就該勇挑重擔?!眳顷缓敛华q豫地加入出艙活動訓練組,爭分奪秒學習相關知識。2019年底航天員出艙活動水下訓練拉開序幕,吳昊參與了數百個學時的訓練任務,還自學潛水技能輔助航天員進行出艙活動水下訓練,在水里一待就是數個小時。

忙碌的工作使吳昊鮮有時間陪伴一雙兒女,孩子們說她是“看不見的媽媽”。提起兒女,吳昊紅了眼眶,但她說:“航天員系統總設計師黃偉芬曾說過,當個人的理想與追求能夠和國家重大戰略需求交會對接時,個人的潛能就會被極大地激發。所有的苦都是樂?!弊鳛槌雠摶顒佑柧毥M唯一的女教員,吳昊認為,教員沒有男女之別,只有優秀和及格之分,“我要努力向優秀靠近,讓全國人民看到航天人最棒一刻”。

【新聞鏈接】

航天員身后,有這樣一群“飛船試駕員”

他們是最熟稔的試駕者,從操作設置到故障處置,無微不至;他們是最親密的陪伴者,從設計到飛天,無時不在;他們是載人航天精神的踐行者,從研制到發射,無愧使命——他們,就是來自航天科技集團五院的飛船工程師團隊,在業內也被稱為“飛船試駕員”。

11月7日,翟志剛和王亞平成功開展神舟十三號航天員乘組第一次出艙活動,順利完成機械臂級聯裝置安裝工作。其實,航天員在太空中的每一次操作,都是飛船工程師團隊在地面成百上千次模擬和演練的結果。

把自己視作航天員的替身

自神舟載人飛船型號研制開展以來,飛船工程師這個特殊的身份就隨之誕生。飛船工程師并非一個獨立的崗位,而是由神舟團隊中的系統總體、電總體、機械總體設計師兼任——保證“生命之舟”的平安往返,是他們心中至高無上的信條。

從神舟載人飛船的設計、生產到發射、返回,飛船工程師團隊始終是最親密的陪伴者。航天器中各種復雜的操作平臺、界面,不能僅靠航天員自己摸索或對照紙面教程學習,于是飛船工程師們就把自己視作航天員的替身,在型號開展地面測試時,代替航天員進行各項測試工作,以檢驗儀表顯示、手動操作、故障處置等方面是否滿足要求?!白鳛楹教飚a品的設計者和改進者,我們必須對每一個細節了然于胸,對飛船上的每一個部件、測試中的每一條手控指令如數家珍?!焙教炜萍技瘓F五院神舟載人飛船系統總體副主任設計師高旭說。

為了滿足工效學的設計要求,讓航天員能夠更好地開展工作,飛船工程師需要從設計師“變身”為使用者,及時發現航天器產品的問題并反饋給設計團隊,從而實現產品設計的進一步優化。航天科技集團五院神舟載人飛船系統主管設計師明章鵬將這個過程視同“試駕”,“在同航天器的一次次互動中,我們與其身心相依,并成為連接航天器與航天員的橋梁,可以幫助航天員了解、熟悉航天器的‘脾氣秉性’,確保每一艘‘生命之舟’平安往返”。

“這既是榮耀,更是如山重任”

載人飛船操作復雜,每次任務往往由上百條手控指令和百余個操作動作組合而成,而且指令發布要求苛刻,最小間隔僅為5秒,必須分秒不差,容不得丁點兒猶豫和馬虎。

身為90后的肖雪迪,2020年剛進入航天科技集團五院總體設計部,便擔起了飛船工程師的重任。面對常人難以想象的嚴苛操作,經過一年歷練后已成為“老手”的肖雪迪卻對此信心滿滿:“每次進艙前,我都會仔細查閱飛船操作指南,并在細則上留下密密麻麻的標注提示,以確保進艙后的發令和操作萬無一失?,F在,我已經具備獨立執行進艙工作的能力?!?/p>

看到年輕技術骨干的成長,歷經神舟飛船全部型號、現任神舟載人飛船產品保證負責人的陳同祥既欣慰又心疼:“別看年紀輕輕,為了載人航天工程的每一次成功,他們可以奮不顧身,在需要的時候頂上去?!?/p>

“這既是榮耀,更是如山重任,好在這屆年輕人能扛事兒?!碧峒斑@些年輕的飛船工程師,航天科技集團五院神舟載人飛船飛控負責人楊海峰也不由動容。在他看來,能夠投身載人航天重大工程并親手改進航天器的人,可謂鳳毛麟角,“這是具有歷史意義的工作,是他們作為飛船工程師的無上榮耀”。

來自航天科技集團五院的數據顯示:從2011年至今,10年間,飛船工程師團隊零差錯地保障神舟八號至神舟十三號6個型號的發射任務,累計進艙千余次。

用實際行動踐行載人航天精神

神舟十二號安全返回,神舟十三號成功發射,神舟十四號待命出征……隨著“滾動發射”模式逐步確立,飛船工程師的工作壓力成倍增加,但是他們總是樂觀地面對每一次任務挑戰,用實際行動踐行載人航天精神。

“自載人航天事業起步以來,面對大量的技術空白,我們的研制隊伍沒有退縮,而是迎難而上,以獨立自主突破技術為目標,一步一個腳印,掌握了載人航天的核心關鍵技術?!敝袊d人航天工程副總設計師張柏楠感慨道。在他看來,正是在充滿汗水與淚水的型號任務磨煉中,才培育出“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斗、特別能攻關、特別能奉獻”的載人航天精神。

2011年博士畢業的高旭,從神舟九號開始就扎根在航天科技集團五院型號總體的崗位上,同時擔任飛船工程師。在大家眼中,他是為了工作可以不顧一切的“拼命三郎”。有人問:“10年來,你后不后悔干載人?”他的回答是:“載人飛船有14個分系統、600余臺設備,面對如此復雜的目標任務,要想保證成功,我們只能處于忘我的狀態,讓整個隊伍緊緊團結在一起?!?/p>

提起飛船工程師任長偉,周圍的人都不由得豎起大拇指。載人飛船任務異常緊張,為配合測試進度,他持續進艙的時間常常超過十幾個小時。那段時間里,除了要承受電磁輻射,還要面對艙內噪聲以及設備發熱等帶來的種種身體不適,但他從不后悔選擇這個職業,“看到每一個型號在自己的周全看護下圓滿完成任務,更加堅定了我投身載人航天工程的信心和決心”。

欧美激情a∨在线视频播放